30岁之前的最后一年,我打算这样度过

发布日期:2022-08-17 22:29    点击次数:64

图片

喵~大家周四好呀。

到这个月,我就29岁了,距离30岁只有一步之遥。

23岁那年,我大学毕业。刚步入工作岗位、实习期月薪3000的我给自己设定了一系列“30岁之前要实现的愿望”,包括财富、家庭、人际关系、学历、爱好的目标,之后用了6年时间都一一实现了。

一路走来,算不上一帆风顺,但的确也没有经历过特别大的风浪。

关注我比较早的朋友们或许还记得,2017年,我通过文字分享自己学生时代的学习方法,记录自己在国网工作的点点滴滴;2018年辞职创业;2019年,我的小创业公司开始步入正轨,三条产品线聚合成一个完整的模块,公众号也开始不再接广告;2020年,公司规模扩大了一丢丢,同时决定考MBA;2021年,我收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也逐渐认识到自己更多受限于内心而非知识,于是跟随丁晓辉老师学习如何改变自己的心智模式……

30岁,对我来说是一个心理意义上很有仪式感的年龄。

30岁之前的最后一年,我想许一个愿望——我希望在这一年,找到自己的生命要去往的方向。

孔子说“四十不惑”,我想贪心一点,“三十不惑”。

图片

1

接纳混乱

我得坦白一件事,就是写下这篇文章的当下,自己的状态并不好。 我正处在一种非常混乱的时期。 原来的我,有一套来自于自己原生家庭、学校和进社会前几年自己的信念体系;也有一套理工科的逻辑体系、解决问题的方法论。虽然说“倩倩OS”这套系统并不完善吧,但还是内在外在自洽地支持我完成一系列事情。 因为对“三十不惑”的贪心,我同时选择一边在商学院学习科学经营的方法论,一边在跟随有智慧的老师修心、修道。 这样的贪心为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。 进入光华管理学院学习之后,我发现自己之前的那套理性的逻辑框架有诸多纰漏,还是光华教的方法论和思维体系更好。于是“理性”部分的一些模型,被商学院用小锤子一点点砸掉,换成更“光华”的方法论。 跟随丁老师学习之后呢,我发现自己内心的信念系统也有很多是不够好的。哎呀,我发现我有好多的限制性信念,我有“逃避模型”,我应该对别人更耐心,我应该给别人更多嘉许,我要用接纳取代挑剔,我要内心更昌明,我需要提升和问题共处的能力……于是“感性”的那一部分,又被丁老师拿小锤子一点点砸掉,换成更“阳明心学”的、换成正念的。

图片

 去年9月,两边刚开学的时候,两边对我来说都只是学新知识,不过多跑两个城市而已,没啥大不了的;现在半年过去了,理性和感性都开始被击碎重塑,我的麻烦就来了。 立过FLAG的同学都知道,“改变”这件事有多么痛苦。而我却无知无畏地选择了在同一时间修心、修学位(这里劝告大家一句,别学我,我是真的无知无畏,重来一次选择我一定不会把这俩放一起更新)。导致的结果是,现在旧的观念、旧的方法论和新的信念、新的方法论融汇在一起,互相纠缠、互相矛盾。 遇到一件事情,头脑中第一时间跳出一种解决方案;然后又觉得不对,不应该马上做出反应,应该有更智慧的解决方案;然后又觉得不行,自己思考的这个维度是不是低了,也不够智慧;又觉得这个方法论用的不好,要换个模型才更好。而且我能清晰地辨别,哪些是我原本的解决问题方案,哪些是来自光华教的方案;也能清晰辨别哪些是我旧有的思维习惯,哪些想法来自正念。会不坚定,一会儿是按照新植入的正念来思考,一会儿又回到老旧的思维模式。 现在的我,每一天都觉得前一天的自己是错的。人在前进的过程中,回头看过去的自己是错的,这是很正常的。但至少得在一个状态停留一段时间,比如你今年看自己和去年看自己不一样,人感觉是稳稳前进的。我的这个“停留”也就是一天吧…… 哎,这感觉就像啥呢?像是原本用乐高积木拼了一个模型,现在要把这个模型拆了、拼一个更大的模型。现在的我就在那个被拆的稀碎还没拼好的状态。 

图片

这个和迷茫的状态还不一样,迷茫是一团白雾看不见路不知道往哪里走,我是清楚地看到新旧思维在打架,而且新的思维在变强,逐渐覆盖掉旧的思维;现在就等着新的模式完全取代旧模式,并且借由正念清理掉旧的负面记忆,就能update成功啦。 只是众所周知,手机升级系统的时候都需要关机嘛,所以这段时间效率就比较低。 刘丞说这就类似于昆虫的变态发育(我:你就不能用类似于“蜕变”这样文艺的词汇吗?), 安徽万总投资有限公司三观被击碎正在重塑,熬过这段时间,就会变成一个全新的人了。 我会给自己“蛹”的这个状态一年的时间,这期间不对自己的事业、财富增长有过多的要求,想到什么就凭灵感去做。随顺生命之流,应对自然发生的事;因上努力,果上随缘。 这一年,我的重心是有觉知地使用新的思考方式来应对工作和生活,通过“事中磨”来重建自己的信念与逻辑系统。 我期望达到的状态是,坚定地知道自己想要去往的方向,不跟随外界变化随波逐流;事情依旧发生,但自己不会再做出过度情绪反应,而是理性寻求较优解;平静、喜悦地面对每一天,而不是“只有达到某某条件了才会开心”。 在此之前,我接纳自己当前的混乱。 这个“从混乱逐渐变得清晰”的状态,我也会每周继续记录在公众号中的~

图片

2

给出去

最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自己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“我”。 为了那个“小我”。 “我”想要赚更多的钱,于是每个工作环节的逻辑,都是想着怎样降低成本、怎样更轻松地赚更多钱。 “我”想要得到别人更多的关注,于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闪光,希望别人都来夸我、靠近我。 “我”想要身边的人给我更多的爱,于是时常向他们索取情绪价值。 “我”虽然也时常帮助别人,但更多是“顺手帮一下”。若让我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,专程为了帮助别人而做事,我是不乐意的。 于是我发现,收入在增加,但并没有因财富的增长带来更多快乐。我希望别人都关注我,但我很难发自内心去夸别人,看到别人比自己做了更厉害的事,即使不说什么,也会在内心酸溜溜;特别如果是同行比自己做得好,就更难受了,还要假装祝福的样子。我不断地向身边人索求关心和爱,他们已经给了我很多很多了,我还是觉得不够。

图片

 去年12月的时候,丁老师给我们留了一个作业——要送出一份把人“感动到哭”的礼物。因为送的前几份礼物,收到的人都哈哈大笑,为了完成作业,不得已我只能送出去越来越多。从开始邮寄礼物,最新动态到自己打包亲手给对方;从手写一张小卡片,到三页长信。最后终于收到了来自一位朋友“感动到哭”的评价。 我在这段经历过程中,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。在给每一位朋友手写小卡片或信的时候,我在绞尽脑汁地回忆和他们在一起共同经历的事件,回想他们为我做过的事;我写着写着,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他们拆开礼物欣喜的模样,还有他们看到这封信时候的表情。 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。 还有一天,大家都在夸另外一位同行业的女孩子的时候,我也向她表达了由衷的赞美。这一次,我突然觉察到,我开始不在意自己是否是被关注的中心了。我愿意为了衬托朋友而当绿叶,愿意坐在观众席上鼓掌,而不是一定要做站在聚光灯下的那个人。 那种感受,是因祝福别人而喜悦,而不是谨慎地站在台上,担心台下的人悄悄说你不好。 还有一次,我正在加班,一位朋友找到我来哭诉她最近的境遇。以往我是会拒绝的,因为在我看来工作更重要。但是她说了,除了我她不知道谁还能帮到她,于是我还是暂时放下了工作,陪她打了2小时的电话。 挂电话的前一刻,她说,多亏有我,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图片

 我没有那么高尚啦,这些最初都是“被迫完成”的作业。前两个月的时间,丁老师让我们每天在生活中完成一次“欣赏式嘉许”,后来随口夸人就成了我的一个习惯;送礼物刚刚说了,是学了“爱的五种语言”之后的作业;之所以要接那一通电话,是想着老师教了“用问题回答问题”,我总得有个地方历练不是吗…… 我们都习惯为了自己,一下子要求调整观念“为别人”,这太难了。我只是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,突然发现,好像收获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耶…… 比如说,以前我总是想要让别人关注我,其实已经有很多人这样做了,但我还是觉得不够。后来我开始把夸夸夸挂在嘴边,开始关注朋友们、给到反馈,大家也都更关注我了。哪周没去北京上课,会有好几位同学发私信来问候;时间长了不发朋友圈,会有好些朋友关心我是不是最近状态不好;随口说一句自己最近哪里不顺,好多朋友想要主动帮忙。 当我不在意“自己被关注”,而是转向更多关注别人,自己反而收获了之前一直想要的关注。 比如说,我把工作的动机调整成“认认真真完成这件事”以及“帮助别人解决问题”之后,不是很care能带来多少收入,反而有更多的人来找我了。客户会转介绍客户下单,今年业务调整没开写作训练营,比以往多更多的同学来问什么时候会开。 当我不在意“这一单能赚多少钱”,而是转向于聚焦解决问题,没了金钱焦虑,反而有更多机会来找我。 比如说,我不再想跟对方争论观点中的不同,而是表达对他的观点认可之后,对方反而让我说出自己的观点。

图片

 那个一直想要的“小我”没索取到的东西,当我给别人的时候,竟然都回来了。也因为这个过程不是为自己,所以对于得失没有斤斤计较、精打细算的纠结,回来多少都是惊喜。 古人说“成人达己”,放在半年前,我其实想的是“嗯说的很对、非常崇高,但那是圣人才能做到的吧?我还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俗人吧。” 但这半年我是实实在在地拿到了“给出去”的结果。 30岁之前的最后一年,我想更多地去体验“给出去”的喜悦。

3

事中磨

最近一段时间工作非常不顺利。财、税、合同、业务,一切小伙伴们处理不了的事情最后都会堆到我这里,每天早上醒来都有比前一天更多的问题等着我解决,我感觉非常崩溃。 我很想逃离现实,跑到一个风景优美、没人找到我的地方玩一星期,再回来处理眼前这一堆烂摊子。 昨天丁老师看我状态不好,给我打了半小时电话,讲了3个故事。 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丁老师妈妈的故事。丁老师说他妈妈性格跟我很像,都是那种高效、做事干净利落、执行力强的人,心里不能“存事”,有一个问题来到眼前就要赶紧把它解决。她老人家在年轻的时候常说的一句口头禅是“等忙完了”。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,忙完3件事又出现5件事,忙完5件事再来10件事。她一直想等一个“没有问题存在”的一天,就能好好歇歇,但是她今年80岁了,那一天依然没有出现。 老师说,我要提升和问题共处的能力。成就越高的人,和问题共处的能力越强。接受问题是解决不完的,这是一个常态;而不是等着“所有问题全部消失”那一天。我在追求一种不可能发生的状态,因此就会痛苦。

图片

 第二个是关于一个师兄的故事。这个故事更普适,因为亮心基本每个班都有一个这样类型的人,就是企业做到一定规模怎么努力都上不去了,到处学战略、营销、管理之类的知识,也还是做不了更大。因为他(或者说这一类人)有一个“逃避冲突”模式,当他手下有50人的时候,可能49个喜欢他的1个不喜欢他的;但当团队扩大到500人,可能有200个不喜欢他的,他就handle不了了。面对冲突,他会退。 也就是说,他的公司并不是被这些经营知识、策略困住了,而是因为他始终都没突破自己内心面对冲突的卡点,所以才一直做不大。 第三个故事是丁老师自己年轻时候的,他有一段时间在一家500强企业工作。入职2个月发现自己是干活儿最多、工资最低的,就很不开心。后来老板来问他,小丁你以后打算干什么呀?丁老师说他想创业。老板说,你想做多大的公司?他当时觉得1000万规模就挺大的了,就说想做规模1000万的公司。老板说,你现在,相当于不花钱,公司给你提供了一个几百万的场子让你历练、有几百万的资源可以让你调用,做砸了赔的是公司的钱也不是你的钱。他听完之后就觉得非常有动力。 老师说,我现在还不到30岁,现在经历的种种问题、麻烦,都是为了成就自己以后更大的事业,不用花钱来涨经验的。人的心是如何变大的?是被困难撑大的,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变大的。你做的事情越大,遇到的问题就越多、困难就越多。

图片

 以前我祝福别人总是喜欢说“愿所行皆坦途”,现在看来,年轻的时候还是多吃一点苦比较好。 感谢一路走来朋友们的支持~我会在接下来的一年,记录下这个从无序到有序,慢慢找到自己生命方向的过程。然后接下来会用更长的时间,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走下去。如果觉得文章对你有启发,可以帮喵点个“在看”,动动小手让更多人看到喵~感恩~

图片

如果想围观喵的朋友圈,或者有什么悄悄话想和喵说,可以加这个微信号哦(如果加过喵其他微信就不用重复加啦)~

我的这些文章也值得你读一读

01 | 分享一种应对负面情绪的新思路

02 | 新的一年,对自己也是对大家的期许

03 | 怎样过个“不烦心”的春节?

04 | 分享一种治愈“选择困难症”的办法~

05 | 北大第一学期课程完结,谈谈读了半年MBA的收获



相关资讯



Powered by 贵阳市正能量协会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